法學研究 News
熱點評論
今年的秋天并沒有比往年更冷一些,但是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無疑讓今年的秋風更蕭瑟。還好,他留下了一個武俠江湖,供我們向往,供我們容身,供我們相望。作為80后90后的一代,相比金庸小說,我們更是熟悉的是金庸小說改編而來的電視劇、電影等影視作品。然而,面對眾多我們所喜愛的改編自金庸小說的影視作品,金庸本人似乎并不買賬。他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把我的小說胡言亂改,我非常生氣……孩子不好,幫我教教可以,但不能生了孩子說是金庸的孩子。”由此可以看出,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金庸武俠江湖并非都如金庸所愿。其中有關原作品的改編權,怕是金庸最難以釋懷的。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的改編權該如何行使?是否有一個平衡點,來尊重原作者的表達與創作者的奇思?今天內參叔想聊聊文學作品的影視改編權,以緬懷一代大俠。一、“人生若只如初見”:影視改編權出現的背景由文學作品改編成影視作品很常見,可以說,文學作品是影視創作的重要資源。以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作品為例,據統計,“自二十世紀80年代以來,改編自文學作品的影片約占故事片年產量的 30%,其中大多是佳作。例如我國自1981年以來第1—27屆金雞獎最佳故事片共有37 部,其中改編電影30部,占81.08%,小說改編的電影16部,占43.20%。”我們所熟知的很多優秀的影視作品,也大都是改編自文學作品。其中不僅有金庸的武俠小說,還有老舍的《駱駝祥子》《茶館》,沈從文的《邊城》《...
發布時間: 2018 - 11 - 09
瀏覽次數:72
近日,家喻戶曉的中醫藥保健品牌云南白藥可謂風波不斷。前有微博網友爆料云南白藥品牌牙膏含有西藥止血成分,直指其所謂的“中藥配方”是“掛羊頭賣狗肉”;后有演員楊洋向朝陽區法院起訴稱云南白藥公司擅自使用含有自己肖像的圖片、視頻進行產品宣傳,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權。據悉,楊洋訴云南白藥肖像權侵權案已于10月17日進行了庭審。兩方的糾紛究竟因何而起?楊洋方的訴求有多少合理性?這起演藝明星肖像權之爭又有何特殊之處?一、“桃花”開過落糾紛事情要從一部名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電影講起。這部改編自著名網絡小說,匯集了劉亦菲、楊洋等眾多大牌陣容的古裝仙俠奇幻電影,從開拍之初便吸引了眾多關注的目光,自然也有許多品牌想要借勢宣傳,其中便包括本案的被告——云南白藥公司。電影定于2017年8月3日上映,在映前宣傳階段,云南白藥借這一大IP的東風適時推出了“三生三世洗護套裝”、養元青三生三世洗發露等商品,大大地提升了品牌對年輕群體的吸引力。“桃花十里,一見傾心,三生三世,有我護你”,不出意外的話這將是又一例成功的合作營銷案例。問題出在產品的宣傳上。據楊洋方稱,被告云南白藥公司在其天貓官方旗艦店上發布的“云南白藥養元青洗發水”、“云南白藥養元青桃花香凈潤洗護套裝”等商品,詳情頁面及商品頁首部等醒目位置有大幅楊洋肖像圖片和視頻,楊洋一方認為此舉“未經合法授權,擅自使用含有原告肖像的圖片、視頻進行產品宣傳”,構成了對楊...
發布時間: 2018 - 11 - 02
瀏覽次數:96
歷時八年、明星云集、超強特效,主打“愈炸愈強”的電影《大轟炸》挺過了投資人攜款出逃、資金鏈斷裂、范冰冰陰陽合同事件數次轟炸之后,終究沒能熬過崔永元的“抵制”,于10月17日官宣取消上映。一、《大轟炸》慘淡的一生早在2010年,蕭鋒受邀執導《大轟炸》(原名《重慶大轟炸》),之后于2011年正式啟動。由于《大轟炸》劇本過于復雜,在此之后4年,劇本才得以完成。2015年電影開始拍攝,此時上海合禾影視投資有限公司(后稱合禾影視)成了主要制作方。但從2016年2月之后,快鹿集團不再向合禾影視投資,導致資金鏈斷裂。導演不得不自掏腰包,才使電影完成拍攝和后期制作。2018年5月,《大轟炸》定檔8月17日,隨后崔永元在微博曝出范冰冰偷稅漏稅、簽訂陰陽合同、3天賺了8000萬等事件,迫使電影改檔于10月26日上映,意欲與國際發行檔期接近。10月17日,電影卻被宣布取消上映,導演蕭鋒發微博感慨“再多的事實都于事無補,再多的清白都難擋抹黑”。不管導演蕭鋒如何感慨并暗指崔永元故意抹黑,也無法掩蓋其出資方快鹿集團騙取公眾存款用于投資,后攜款出逃導致電影資金鏈斷鏈的事實。此外,據崔永元爆料,該電影并非像其宣稱的那樣花費1.5億,而是不少于15億,并且這是上海百姓投資金融理財產品的錢,電影《大轟炸》應當稱作“大欺詐”,并截取《大轟炸》四方投資合同作為證據。截取部分合同顯示,《大轟炸》電影由合禾影視、中國電影股份...
發布時間: 2018 - 10 - 26
瀏覽次數:820
摘要:由于編曲在獨創性方面存在爭議,呼吁通過著作權保護編曲存在困難。在鄰接權中加入對編曲的保護,可行性更強。在法律未修改之前,編曲者的利益需要整個行業的共同努力,以爭取新的利益劃分模式或提高現有待遇。能像張靚穎一樣有能力慷慨解囊的,絕不是大部分音樂人,在重新劃分利益的同時,做大音樂行業這個蛋糕,同樣不可被忽視。生日作為一年365天中的并沒有什么差別的一天,總是被人類自己自戀地賦予了更多的意義。而張靚穎也在她今年34歲生日時,給自己的生日增添了一份特殊的意義:從今天起,我的每一次商業演出,為我編曲的老師都能收到來自張靚穎當日份的,與詞曲老師同等的現場演出表演的編曲版權費。此前,由于編曲署名錯誤,張藝興在個人微博就編曲問題發聲。李榮浩還在微博里自曝自己出道早期也曾親歷編曲方面的不公平待遇,反映行業內音樂人權利環節微弱的現狀,呼吁行業規范發展。但由于主要是針對個體糾紛的發聲,并未引起對編曲行業后續更多的關注。本次張靚穎的發聲,是由于其在籌備新的英文專輯的過程中親身了解到了編曲工作的不易,感同身受地直指整個編曲行業的痛點,質疑為何編曲者不享有版權,待遇不高且居于幕后。而其之所以引起了廣泛的關注,是因為其不僅僅是停留在發聲而已,而是給編曲者們帶來了一筆實實在在的收入。敢于挑頭呼吁已是難能可貴,自己身體力行更是讓人看到張靚穎的擔當。然而,個人的力量畢竟還是渺小的,最終還是應將視角發到行業的未來...
發布時間: 2018 - 10 - 17
瀏覽次數:40
關注法學會:
分享一下:
地址: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南竹桿胡同2號銀河SOHO 大廈B座八層
郵編:100010
電話:010-6212 5106
Copyright ?2018-2019 北京市里仁律師事務所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排球比分记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