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研究 News

從網絡游戲服務協議的效力看網游運營商管理權

日期: 2019-01-30
瀏覽次數: 75
分享到:

張穎,北京云亭律師事務創始合伙人


摘要:對于網游服務協議的效力問題,在不同案例中,法院有著不同的認定。但網絡游戲服務協議不同于常見的線下服務協議,具有其自身的一些特點,往往規定了運營商一些管理權,這是必要和符合實際的,法律應予認可。


關鍵詞:網絡游戲運營商??管理權??網絡游戲服務協議??


根據《網絡游戲管理暫行辦法》,網絡游戲是指由軟件程序和信息數據構成,通過互聯網、移動通信網等信息網絡提供的游戲產品和服務。根據上述定義,所謂的網絡游戲服務協議,是指網絡游戲經營單位為獲取收益,通過信息網絡提供網絡游戲產品和服務,與網絡游戲用戶訂立的協議。實踐中,網絡游戲經營單位一般包括網絡游戲運營商及其代理商,其與游戲玩家簽訂協議一般采取格式合同的形式。


一、網絡游戲服務協議的特點與運營商管理權的產生


(一)網絡游戲服務協議可以分為簽訂和履行兩個階段,符合線下合同的一般規則,也有一定的線上特點

1.關于服務協議簽訂階段

網絡游戲服務協議作為服務合同的一種類型,自然要遵循合同成立和生效的一般規則。游戲玩家要想進入網絡游戲平臺參與游戲,一般首先要在網絡游戲運營商網頁上注冊成為用戶,通過“點擊”表示同意接受運營商提供的格式性協議,雙方之間的合同成立和生效。


由于網絡游戲用戶的廣泛性、分散性,決定了網絡游戲服務協議的單方性。協議更多地體現了運營商的需求和特點,且由于運營商在互聯網商業模式中處于優勢地位,協議內容往往由運營商主導,在合意方面體現出無協商特質,核心理念是減小提供協議一方的責任風險,主要采取的方式包括賦予運營商廣泛的管理權和免責條款等。


2.關于服務協議履行階段

這個階段雙方的履約模式主要體現在“客戶端——服務器”的交互關系中。在協議簽訂階段,游戲玩家一般通過運營商網頁簽訂協議。在履約階段,網絡游戲運營商一般提供網游客戶端,游戲玩家通過客戶端輸入賬號密碼登錄游戲。基于網游設計和維護的理念,網絡游戲由若干不可信的客戶端和一個可信的中央服務器建立通信,防范不可信的客戶端的作弊行為,保障游戲穩定運行成為運營商的重要業務保障內容。


(二)網絡游戲運營商管理權的產生

運營商面對的有些玩家出于種種目的,可能會出現一些作弊行為,作弊常常借助于“私服”和“外掛”。正是基于“某些游戲玩家是不可信的”這種預設,運營商除了采取各種技術措施防范游戲玩家作弊及其他違規行為,往往要在協議中約定各種游戲玩家的禁止義務,并賦予自身相應的管理權,可以對游戲玩家的違規行為實施處罰等措施。因此,網游運營商的管理權是從雙方協議中派生出來的,雖然協議是雙方約定的結果,但由于運營商的優勢地位,營運商管理權的賦予更多地體現一種單方性色彩。


三、相關案例


(一)案例一陳曉軍訴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

1.?基本案情

“御龍在天”是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公司)運營的一款網絡游戲。陳曉軍系該游戲玩家,后成為騰訊公司的簽約藝人,在該游戲的網絡直播平臺“御花園”擔任主播,網名為“九月”。陳曉軍在直播過程中,多次公開使用粗俗、污穢的語言,攻擊其他主播。2016年1月6日,騰訊公司永久封停陳曉軍的直播權限。《騰訊游戲許可及服務協議》規定在使用騰訊游戲服務過程中如有使用非法或不當詞語、字符等行為的,騰訊將視情節嚴重程度,依據協議及相關游戲規則的規定,做出暫時或永久性地禁止登錄、刪除游戲賬號及游戲數據、刪除相關信息等處理措施。《御花園主播違規管理規則》則更加細化地對于在頻道內以文字、圖片、語言或視頻等發布色情淫穢信息、嚴禁惡意攻擊他人等違反主播管理規則的行為,規定了輕重程度不同的5級處罰措施,其中第5級為頻道永久凍結。陳曉軍認為騰訊公司封停其直播權限的行為侵害了其合法權益,并給其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騰訊公司停止侵權,恢復其“御龍在天”網游和“御花園”的直播權限,通過論壇公告方式向原告賠禮道歉并向原告賠償損失10萬元。


2.?裁判結果

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16日作出(2016)粵0305民初14297號民事判決:一、騰訊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恢復陳曉軍在網絡直播平臺“御花園”的直播權限;二、騰訊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陳曉軍賠償損失2萬元;三、駁回陳曉軍的其他訴訟請求。騰訊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10日作出(2017)粵03民終5123號二審民事判決,改判駁回陳曉軍的全部訴訟請求。


3.?裁判理由

本案生效判決認定,陳曉軍作為在騰訊公司運營的“御花園”直播平臺的主播,其與騰訊公司之間已構成合同關系。陳曉軍作為網絡游戲“御龍在天”的玩家和主播,應當同時遵守《騰訊游戲許可及服務協議》和《御花園主播違規管理規則》的規定,騰訊公司作為前述規則的制定者和涉案平臺的運營商,亦應接受前述規則的約束。根據騰訊公司提供、陳曉軍亦認可的直播內容來看,陳曉軍在直播中使用了污穢、下流的語言,其行為確實應當受到處罰。騰訊公司有權根據陳曉軍行為的性質,根據《御花園主播違規管理規則》的規定,有針對性的采取相應層級的處罰措施。《御花園主播違規管理規則》第四條的規定:“嚴禁傳播色情信息:在頻道內以文字、圖片、語言或視頻等發布色情淫穢信息:包括宣傳以及涉嫌宣傳裸聊直播間、宣傳一夜情、傳播色情影音、傳播色情播放鏈接、傳播色情頻道ID,一經認定,視情節嚴重程度不同給予3級處罰、4級處罰或5級處罰”。從陳曉軍在主播過程中的行為來看,其使用了淫穢、下流的色情語言,應當視為其在頻道內以語言方式發布色情淫穢信息。網絡直播間作為相對公開的公眾場所,參與者眾多,傳播面廣泛,陳曉軍的行為,有違社會公德,損害公序良俗。故騰訊公司依據《御花園主播違規管理規則》的規定對其予以5級處罰,做出封停處理,處罰得當,應予支持。


(二)案例二沈陽訴杭州網易雷火有限公司網絡服務合同糾紛案

1.?基本案情

原告沈陽系網絡游戲《天諭》的玩家,被告杭州網易雷火有限公司系該游戲的運營商。根據該游戲的系統設置,玩家需同意《〈天諭〉服務條款》〔以下簡稱“服務條款”〕和《〈天諭〉玩家守則》〔以下簡稱“玩家守則”〕,才能成功參與游戲。《服務條款》和《玩家守則》約定:用戶不得利用程序的漏洞或錯誤〔Bug〕破壞游戲的正常進行或傳播該漏洞或錯誤〔Bug〕;用戶同意以游戲程序中的監測數據作為判斷用戶是否通過使用外掛等方法進行游戲作弊行為的依據;如果公司發現用戶數據異常,有權采取相應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對游戲帳號的凍結、封停、終止直至刪除,以及對涉及使用外掛的游戲角色的隔離、封停和刪除;玩家有義務向公司報告在游戲中出現的Bug,嚴禁直接或間接利用游戲Bug,程序漏洞等獲利或擾亂游戲秩序,或者利用Bug、漏洞以達到個人目的。如果玩家有該等行為,一經查實,玩家可受到以下處罰措施:……收回游戲虛擬物品……封停帳號……。后被告根據其他用戶舉報發現原告后臺監測數據存在多次異常情況,認定原告在該游戲中使用Bug,據此對原告的游戲賬號進行永久封禁。原告不服該處罰措施,訴至法院,認為杭州網易公司違約,要求杭州網易公司解封賬號并進行賠償。


2.?裁判結果

杭州鐵路運輸法院作出(2017)浙8601民初1023號一審判決,駁回沈陽的全部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后,沈陽不服,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7)浙01民終6401號民事判決,維持原判。


3.?裁判理由

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被告對原告作出永久封號的處罰是否合法有效。本案核心是《服務條款》及《玩家守則》中關于被告享有處罰原告權利的約定是否有效的問題。由于網絡服務的特殊性,網絡游戲的運營商,不僅是網絡的服務者,也是網絡游戲環境的管理者和維護者,提供并保持網絡游戲環境的正常運行是每一個網絡服務者的責任。這就必然需要賦予其相應的權利,對不遵守網絡秩序和不履行義務的網民有相應的處罰權利才能真正使網絡服務者維持良好的網絡秩序。因此案涉《服務條款》及《玩家協議》的相關約定并不違反法律的相關規定,應屬合法有效。原告在明知是Bug的情況下并未履行禁止使用Bug的合同義務。原告在明知系統存在Bug的情況下,依然故意、多次、反復使用該Bug,嚴重擾亂了該網絡游戲的正常秩序,應視為情節嚴重。


綜上,案涉《服務條款》、《玩家守則》等約定不具有合同法規定的無效情形,應屬合法有效。根據本院認定的有效證據及當事人自認的情況來看,原告在2017年5月1日至5月2日期間的確存在多次利用該游戲精煉覺醒中的Bug的情形,而雙方的《服務條款》、《玩家守則》又對這一行為明確禁止并約定了相應的處罰措施,被告對原告作出永久封號的行為未違反雙方的約定及法律規定。原告認為被告違約,要求被告解封賬號并進行賠償的訴訟請求,理由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三)案例三周某訴上海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網絡服務合同糾紛案

1.?基本案情

被告是網絡游戲營運商,原告是被告開發的網游平臺的注冊玩家。2015年3月2日,原告周某通過嘟某網絡游戲服務網交易平臺購買了8個極品游戲玄獸,支付價款4 450元。同日晚間,被告以系爭8個游戲玄獸為贓物為由將其收回。原告要求判令被告返還原告價值4450元的游戲玄獸8個。被告某網絡公司辯稱,原告要求返還的8只游戲玄獸是通過不正當手段得到的,雖然是在網上購買,但購買的環節是非法的。原告所購買的8個玄獸是贓物,被告依據法律規定及原、被告之間的服務協議,依法追回其購買的贓物。經被告計算,系爭游戲道具至少價值1. 8萬元。原告明知其購買的游戲道具的價格遠低于市場實際價值,仍進行購買,存在明顯主觀上的惡意。綜上所述,先有其他玩家賬號被盜的事實存在,之后原告又惡意購買了被盜的贓物,被告在確認了前述事實的基礎上,依據原、被告之間簽署的用戶協議,對系爭游戲道具進行相應的處理,并未違反法律法規及與原告之間的協議,所以不應當對原告承擔返還系爭道具、賠償損失的責任。


2.?裁判結果及理由

生效法院裁判認定,原告是被告營運網絡游戲的注冊玩家,原、被告的網絡服務合同成立。被告現提供的證據并不能證明系爭游戲道具系贓物的事實,即使被告在要求玩家注冊時簽訂的用戶注冊協議中有明確禁止玩家進行相關交易的約定,但該注冊協議系格式條款,應屬無效。并且系爭游戲道具的價值,亦未能被證明。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4450元。


四、案例分析和結論

網游運營商與游戲玩家簽訂的注冊協議屬于格式合同,這個沒什么爭議。但是對于網游服務協議的效力問題,在不同案例中,法院可能有不同的認定。根據合同法第四十條等相關規定,格式條款具有合同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案例一、案例二均認定游戲玩家違反了注冊協議的約定,具有違規行為,根據雙方約定,網游運營商行使約定的管理權,對游戲玩家進行處罰,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案例三認定網游運營商收回游戲道具所依據的格式條款無效,判定運營商賠償游戲玩家的經濟損失4450元。


兩類案例裁判結論不同,基于的法律事實也有重大區別。案例一中,原告陳曉軍在網游直播中使用了污穢、下流的語言,有違社會公德,損害公序良俗。法院認定,騰訊公司依據《御花園主播違規管理規則》的規定對其予以5級處罰,做出封停處理,處罰得當,應予支持。案例二中,原告確實存在多次利用網游中的Bug的情形,而雙方的《服務條款》、《玩家守則》又對這一行為明確禁止并約定了相應的處罰措施,被告對原告作出永久封號的行為未違反雙方的約定及法律規定。法院認定原告要求被告解封賬號并進行賠償的訴訟請求,理由不足,不予支持。上述兩個案例都是原告違反了約定的禁止情形,具有違規行為,網游運營商根據協議約定行使管理權,作出的處罰措施。法院都是認定雙方簽訂的網游服務協議雖然屬于格式條款,但都沒有合同法規定的無效的情形。而案例三,涉及到虛擬財產性質認定和罰沒問題。對此,有的觀點認為運營商是無權認定案涉游戲道具為贓物并予以收回的,理由是所謂贓物是違法犯罪分子的非法所得,其性質認定需經法院判決認定。游戲運營商作為一般民事主體并非司法機關,既無能力也無權力,僅以原被告之間簽署的用戶協議的相關條款為由,在未經法定程序審理的情況下,即認定原告屬于明知而購買贓物。且游戲道具即使屬于被盜物品,所有人也應屬于其他玩家,根據物權法第106條的規定,所有人才有權行使物的追回權。故游戲運營商以非游戲道具所有人之地位錯誤依據物權法第106條之權利,將原告強行下線,收回原告在嘟某網絡游戲服務網交易平臺購買的游戲道具明顯存在過錯。


從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根據網絡游戲發展運行的實際,從運營商持續運行網游以及社會管理的需要出發,運營商基于合同關系享有一定的管理權力是有必要的。一是雖然網絡游戲有文化主管部門等行政職能部門管理,但一是文化主管部門等管理的范圍與運營商管理權范圍有區別,有些玩家違規行為并不涉及公共利益,但損害運營商的商業利益或影響其他玩家的游戲體驗,從成本效益優化角度來看,運營商單方賦予自身一定的管理權實屬必要。二是運營商有這方面的信息掌握和專業技術能力,網絡運行的數據和相關信息運營商掌握較為全面準確,運營商也有能力對玩家是否存在違規行為作出技術上的判斷。三是雖然認可運營商具有一定的管理權,并非賦予運營商最終的判斷權,雙方就協議的履行有爭議的,不妨礙游戲玩家訴諸訴訟尋求權利救濟。但是,雙方之間格式協議的效力,必須符合合同法關于合同效力的規定,若具有合同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屬于第四十條規定的格式條款無效情形的,也不應當認定雙方之間的協議有效。對比案例三,運營商管理權根據游戲管理的實際需要和其專業判斷能力,應限于與網絡游戲相關的安全與秩序維護、宣傳和服務體驗等與游戲管理運行相關的事項,而判斷虛擬物品是否存在權屬爭議以及直接追回爭議虛擬物品,運營商既沒有這方面的專業判斷能力,也沒有法律的相應授權。運營商在一定范圍內可以對游戲運行進行管理是允許的,但超出法律規定范圍對游戲玩家因游戲而產生的民事法律糾紛進行判定和執行,肯定不能獲得法律的認可。


總之,網絡游戲服務協議不同于常見的線下服務協議,具有其自身的一些特點,如往往規定了運營商一些管理權,這是必要和符合實際的,法律應予認可。但是,運營商管理權仍然具有法律邊界,對于運營商超出法律規定的自賦的管理權是不能認可其具有法律效力的。


參考文獻

[1] 孫琰、林春山. 網絡服務協議的類型探索.綏化學院學報,2017(02):40.

[2]?常怡婷、孫慧.?游戲運營商管理權的合法限制——周某訴上海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網絡服務合同糾紛案?.法制博覽,2017(07)下:169.

News / 推薦新聞 More
2018 - 11 - 09
今年的秋天并沒有比往年更冷一些,但是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無疑讓今年的秋風更蕭瑟。還好,他留下了一個武俠江湖,供我們向往,供我們容身,供我們相望。作為80后90后的一代,相比金庸小說,我們更是熟悉的是金庸小說改編而來的電視劇、電影等影視作品。然而,面對眾多我們所喜愛的改編自金庸小說的影視作品,金庸本人似乎并不買賬。他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把我的小說胡言亂改,我非常生氣……孩子不好,幫我教教可以,但不能生了孩子說是金庸的孩子。”由此可以看出,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金庸武俠江湖并非都如金庸所愿。其中有關原作品的改編權,怕是金庸最難以釋懷的。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的改編權該如何行使?是否有一個平衡點,來尊重原作者的表達與創作者的奇思?今天內參叔想聊聊文學作品的影視改編權,以緬懷一代大俠。一、“人生若只如初見”:影視改編權出現的背景由文學作品改編成影視作品很常見,可以說,文學作品是影視創作的重要資源。以...
2018 - 11 - 06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產業促進法釋義》是由北京市影視娛樂法學會的研究團隊奉獻出的精品之作。該書為影視娛樂法系列叢書之一,由中國電影出版社出版,現已全面上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產業促進法》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作為一部醞釀13年、承載了幾代中國電影人夢想的法律,它吹響了中國從電影大國邁向電影強國的號角。這部法律的立法目的在于規范電影產業發展和市場秩序,通過簡政放權、加大扶持力度,提高電影整體發展的工業化和現代化的水平。因此從內容上來看,該法除了總則,還就電影創作攝制、電影發行放映、電影產業保障、法律責任等各方面,明確了資質審查程序及各級電影主管部門審查電影的權限,并對貼片廣告和票房核算等作出了詳細規定。然而,由于法律條款的規定相對簡明扼要,許多影視娛樂行業的從業人士在具體條文的理解上難免存在困惑。鑒于此,北京市影視娛樂法學會的研究團隊集結了來自中國電影家協會、中國政法大學、北京電影學院...
2018 - 11 - 02
近日,家喻戶曉的中醫藥保健品牌云南白藥可謂風波不斷。前有微博網友爆料云南白藥品牌牙膏含有西藥止血成分,直指其所謂的“中藥配方”是“掛羊頭賣狗肉”;后有演員楊洋向朝陽區法院起訴稱云南白藥公司擅自使用含有自己肖像的圖片、視頻進行產品宣傳,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權。據悉,楊洋訴云南白藥肖像權侵權案已于10月17日進行了庭審。兩方的糾紛究竟因何而起?楊洋方的訴求有多少合理性?這起演藝明星肖像權之爭又有何特殊之處?一、“桃花”開過落糾紛事情要從一部名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電影講起。這部改編自著名網絡小說,匯集了劉亦菲、楊洋等眾多大牌陣容的古裝仙俠奇幻電影,從開拍之初便吸引了眾多關注的目光,自然也有許多品牌想要借勢宣傳,其中便包括本案的被告——云南白藥公司。電影定于2017年8月3日上映,在映前宣傳階段,云南白藥借這一大IP的東風適時推出了“三生三世洗護套裝”、養元青三生三世洗發露等商品,大大地提升了品牌...
2018 - 11 - 01
本文是國內第一篇系統論述中國影視娛樂法理論體系與規則系統的文章,稱得上是“為娛樂業法治,為法律拓疆土”的扛鼎之作。作者:劉承韙,中國政法大學比較法學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美法學所所長、娛樂法中心主任,兼任北京市法學會影視娛樂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文章發表于《法學雜志》2016年第12期,劉承韙老師第一時間授權《娛樂法內參》全文轉載。受字數限制,本文略去腳注,在文末以參考文獻形式展現。讓我們一起回望、預見和洞察娛樂的法治圖景。內容摘要:娛樂法是適用于娛樂行業法律規則系統的總稱,它產生于美國,并經由美國法變成了一個獨立的學科門類和法律部門,有著詳盡的法律規則和發達的法律實踐。中國影視娛樂法以從業人員、行業資金和行業著作權為其三要素,以合同為其生命線,以管制與審查為其中國特色,緊緊圍繞影視娛樂產業發展之需求搭建起自己的理論體系與規則系統。影視娛樂法的誕生是對大陸法系式的傳統法律部門劃分的顛覆...
關注法學會:
分享一下:
地址: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南竹桿胡同2號銀河SOHO 大廈B座八層
郵編:100010
電話:010-6212 5106
Copyright ?2018-2019 北京市里仁律師事務所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排球比分记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