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研究 News

“演藝經紀合同”系具有綜合屬性的無名合同,任何一方均不享有法定任意解除權

日期: 2018-01-01
瀏覽次數: 273
分享到:

從鹿晗、黃子韜,再到楊洋、盛一倫,伴隨著娛樂產業的高速發展,因明星解約導致的爭端也接連出現。面對風波,有人聲討經紀公司“賺盡血汗錢”,有人感慨明星“人紅就忘本”。從結果來看,握手言和者寥寥無幾,好聚好散者屈指可數,散財“贖身”者十之一二,更多的則各執一詞,對簿公堂。


一紙《經理人合約》,包含勞動用工、居間介紹、委托代理、知識產權轉讓等一系列法律關系,明星對經紀公司的信任也是訂立合同的重要基礎。在此情況下,對“演藝經紀合同”性質的爭端就成為了解約糾紛的核心爭點。


本次選取的案例厘清了“演藝經紀合同”的性質及解除時的法律適用問題。明確“演藝經紀合同”為具有多種合同綜合屬性的無名合同,并非只具有委托或行紀性質,故不存在“任意解除權”,應當適用《合同法》九十四條對合同解除權的一般規定。此外,雖然信任是訂立演藝經紀合同的重要條件,但允許藝人成名后以信任基礎喪失為由任意解除演藝經紀合同有違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不利于演藝行業整體發展。


案例來源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6)京03民終13936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簡介

2013年,蔣勁夫與唐人影視公司簽訂《經理人合約》,有效期為2014年至2018年。合同的主要內容為:蔣勁夫有權要求唐人影視提供經理服務及安排工作,如為安排參演電影、電視劇及參加商業代言項目、全力協助演藝事業的發展、輔助于各媒體之宣傳、提供演藝培訓等。唐人影視則作為蔣勁夫的獨家經理人,在演藝事項上享有絕對決策權,有權要求蔣勁夫向公司提供獨家演藝服務并全力配合公司工作、服從公司安排,且有權在合同存續期享有蔣勁夫名字、照片、動畫、形象、聲音的專有使用權,并永久享有蔣勁夫因履行該合同而產生的作品上的知識產權,如(不限于)表演者權或任何版權。2015年,蔣勁夫稱唐人影視存在實質違約行為,發出律師函要求解除經紀合同。唐人影視隨即起訴蔣勁夫,要求蔣勁夫履行合同并賠償損失。


蔣勁夫在庭審中認為,雙方訂立的《經理人合約》系委托合同,故自己享有任意解除權。此外,蔣勁夫主張唐人影視存在根本違約行為,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1、拖欠報酬;2、未提供機會;3、未履行培訓義務;4、未提供財物憑證;5、該合同系人身依附性極強的特殊委托合同,當前雙方信任基礎已經喪失;6、唐人影視起訴蔣勁夫父親的行為致使蔣勁夫無法同唐人影視繼續合作。


對此唐人影視答辯稱,《經理人合約》并非委托合同關系,而為綜合類合同,應當適用合同法的一般性規定。除此之外,唐人影視不存在蔣勁夫主張的根本違約行為,且信任基礎的喪失不能成為任意解除合同的理由。


法院經審理認為,《經理人合同》系綜合性合同,不存在任意解除權,其解除應適用《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蔣勁夫的主張或與事實不符、或缺乏合同依據、或不能成立,而信任基礎喪失并非享有合同解除權的法定理由。綜上,蔣勁夫不享有合同解除權,且因唐人影視亦反對解除合同,故一審、二審法院均判決蔣勁夫繼續履行合同并向唐人影視承擔違約責任。


關鍵詞

演藝經紀合同 合同解除權 信任基礎


爭議焦點

1、《經理人合約》性質的認定以及蔣勁夫是否具有任意解除權。

2、唐人影視公司是否存在違約行為以及蔣勁夫能否據此解除合同。

3、《經理人合約》雙方信任基礎的喪失是否構成法定合同解除事由。


裁判觀點

1、“演藝經紀合同”中包含多種法律關系,屬于具有綜合性質的無名合同,在法律適用上應當適用《合同法》總則或參照法律最相類似的規定。具體到合同解除問題上,“演藝經紀合同”不得參照適用委托代理合同或行紀合同中“任意解除權”規則,而應適用《合同法》九十四條關于合同解除權的一般法律規定。


《經理人合約》系唐人影視公司與蔣勁夫所簽訂的關于發展蔣勁夫未來演藝事業的多種權利義務關系相結合的綜合性合同,其中包含了委托、行紀、居間、勞動、著作權等多種法律關系,并構建了經紀公司與藝人之間的特殊合作共贏關系,并不能簡單歸類為合同法分則分類的某種固定類型合同,而應屬于具有綜合屬性的演出經紀合同。“演藝經紀合同”并非單純的委托代理或行紀性質,因此不能依據《合同法》中關于委托代理合同或行紀合同的規定享有單方任意解除權,仍應適用《合同法》九十四條關于行使合同解除權的一般性法律規定。


2、唐人影視公司不存在違約行為,蔣勁夫不能根據《合同法》九十四條享有合同解除權。


根據《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四款規定,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守約方可以行使合同解除權。本案中,蔣勁夫主張行使合同解除權的理由是唐人影視公司存在根本性違約行為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具體行為包括:1.拖欠蔣勁夫演藝報酬未支付;2.未提供充足的演藝機會;3.未履行合同約定的培訓義務;4.未充分提供財務憑證等。經查,蔣勁夫主張演藝報酬系合同約定的經理人傭金;蔣勁夫在合同存續期間參演的電影、電視劇及參加的其他推廣活動數量亦符合合同約定;培訓義務并未在合同中具體約定標準,培訓義務亦非主要合同義務;提供財務憑證則并未在合同中予以約定,且蔣勁夫對每筆收入均簽字確認,并未提出異議。綜上,蔣勁夫的主張或與事實不符,或缺乏合同依據,或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蔣勁夫不享有合同解除權。


3、“演藝經紀合同”的訂立和履行需要信任關系的存在,但信任關系不具有《合同法》上的法律意義,缺乏信任不能成為享有合同解除權的法定事由。允許藝人以信任關系喪失任意解除合同有悖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藝人和經紀公司應求同存異,彼此尊重,共榮共贏。


蔣勁夫主張雙方之間的合同(即“演藝經紀合同”)是人身依附性極強的特殊委托合同,應當以雙方當事人之間的信任作為基礎,現因唐人影視公司的違約行為及起訴蔣勁夫之父蔣春來侵犯名譽權的行為,雙方已經缺乏信任,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

雙方當事人之間的信任屬于商事活動中的必備要素,也是履行合同的重要基礎,但缺乏信任并非享有合同解除權的法定理由。蔣勁夫以缺乏信任為由主張行使合同解除權,于法無據。其向唐人影視公司發出的律師函,并不產生解除雙方所簽《經理人合約》的法律效力。


演藝人員從新人發展至具有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的成名藝人,除與其自身能力有關外,經紀公司在藝人的培養、宣傳、策劃、推廣以及知名度的提升上,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經紀公司亦為此付出較大的時間成本及商業代價。如若允許藝人成名后即以人身依附性(編者注:即信任基礎喪失)為由隨意行使解除權,將使經紀公司處于不對等的合同地位,亦違背公平及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不利于演藝行業的良性發展。


本案中,蔣勁夫與唐人影視公司建立演藝經紀關系后,唐人影視公司利用自身具有制作、經紀雙重業務的優勢,為蔣勁夫提供了較好的演藝機會,加之蔣勁夫個人的努力及才能,使得蔣勁夫的演藝事業處于快速上升期。在距離合同到期終止日期僅一年有余,而唐人影視公司亦表示會繼續為蔣勁夫提供演藝經紀服務的情況下,雙方的合同是可以繼續履行的。希望雙方在本案判決后能夠摒棄前嫌,彼此尊重,求同存異,秉著共榮共贏的目標,踐行合約精神。


相關法條

1、《合同法》

第九十四條【合同的法定解除】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   

(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

(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五)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


第一百二十四條【無名合同】

本法分則或者其他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合同,適用本法總則的規定,并可以參照本法分則或者其他法律最相類似的規定。


第四百一十條【任意解除權】

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給對方造成損失的,除不可歸責于該當事人的事由以外,應當賠償損失。


2、《民法通則》

第四條【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原則】

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的原則。


3、《民法總則》

第六條【公平原則】

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公平原則,合理確定各方的權利和義務。


第七條【誠實信用原則】

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信原則,秉持誠實,恪守承諾。


上一篇:下一篇:無
News / 推薦新聞 More
2019 - 12 - 10
待上傳!
2019 - 12 - 10
待上傳!
2019 - 12 - 10
待上傳!
2019 - 12 - 09
待上傳!
關注法學會:
分享一下: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南竹桿胡同2號銀河SOHO 大廈B座20817室
郵編:100010
電話:010-5957-6310
Copyright ?2018-2019 北京市里仁律師事務所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排球比分记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