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研究 News

金庸訴江南“同人作品第一案”:商業同人作品構成不正當競爭

日期: 2018-11-14
瀏覽次數: 65
分享到:

同人作品是當下流行文化圈內盛行的粉絲文化代表。我國當今的同人文化源自日本的動漫文化,日語中的“同人”意為志同道合之人,所謂同人作品,即用來與志同道合之人分享的作品。出于對原作的喜愛,當情節設計不符合粉絲的期待時,一部分粉絲會“自力更生”進行創作,自己為原作中的人物安排命運和結局。一般來說,大多數同人作品僅在粉絲之間傳播,并不會構成對原作作者商業利益的侵害,粉絲們也樂見到自己喜愛人物的“故事新編”,無論是進行創作的粉絲還是欣賞新作的粉絲的主要目的還是自娛自樂。但對于商業盈利的同人作品,極有可能構成對原作改編權這一財產權利的侵犯,以及對署名權等人身權利的侵犯。


本次案說選取的是8月16號判決的“同人作品第一案”——金庸訴江南《此間的少年》一案,法院對《此間的少年》是否構成著作權侵權以及不正當競爭進行了詳細分析,為今后同人作品原作作者的維權提供了思路和方向。


案例來源

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


案情簡介

查良鏞所著《射雕英雄傳》《笑傲江湖》《天龍八部》《神雕俠侶》四書(以下簡稱金庸作品)由三聯書店于1994年5月在內地出版,查良鏞及其作品均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及影響力。楊治(筆名江南)于2000年創作《此間的少年》并發表于網絡,該書作者為江南,主要講述汴京大學中喬峰、郭靖、令狐沖等大俠們的校園故事。2002年,該作品由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十余年來出版單行本行銷中國。查良鏞向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起訴稱楊治創作的《此間的少年》未經查良鏞許可,照搬金庸作品中的經典人物,包括人物名稱、人物關系、性格特征等,在不同環境下量身定做與金庸作品相似的情節,對金庸作品進行改編后不標明改編來源,擅自篡改金庸作品人物形象,嚴重侵害了查良鏞的改編權、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及應當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利。同時,被告通過盜用上述獨創性元素吸引讀者、謀取競爭優勢,獲利巨大,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嚴重妨害了查良鏞對原創作品的利用,構成不正當競爭。


天河區人民法院判決楊治、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楊治應賠償查良鏞經濟損失人民幣168萬元,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就其中30萬元承擔連帶責任;楊治應賠償查良鏞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人民幣20萬元,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就其中3萬元承擔連帶責任;三被告向查良鏞公開賠禮道歉。本案仍處于上訴期內,但雙方均未表示有上訴的意向。


關鍵詞

金庸作品 經典人物 著作權 不正當競爭


爭議焦點

1、《此間的少年》是否侵害查良鏞的著作權?

2、被告楊治、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廣州購書中心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3、四被告應如何承擔侵權責任?


裁判觀點

1、《此間的少年》不構成著作權侵權。


從整體上看,雖然《此間的少年》使用了查良鏞四部作品中的大部分人物名稱、部分人物的簡單性格特征、簡單人物關系以及部分抽象的故事情節,但上述人物的簡單性格特征、簡單人物關系以及部分抽象的故事情節屬于小說類文字作品中的慣常表達,《此間的少年》并沒有將情節建立在金庸作品的基礎上,基本沒有提及、重述或以其他方式利用金庸作品的具體情節,而是在不同的時代與空間背景下,圍繞人物角色展開撰寫故事的開端、發展、高潮、結局等全新的故事情節,創作出不同于金庸作品的校園青春文學小說,且存在部分人物的性格特征缺失,部分人物的性格特征、人物關系及相應故事情節與金庸作品截然不同,情節所展開的具體內容和表達的意義并不相同。在此情況下,《此間的少年》與金庸作品的人物名稱、人物關系、性格特征和故事情節在整體上僅存在抽象的形式相似性,不會導致讀者產生相同或相似的欣賞體驗,二者并不構成實質性相似。因而,《此間的少年》是楊治重新創作的文字作品,并非根據金庸作品改編的作品,無需署上查良鏞的名字。相關讀者因故事情節、時空背景的設定不同,不會對金庸作品中人物形象產生意識上的混亂,《此間的少年》并未侵害查良鏞所享有的改編權、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


2、楊治等三被告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立法目的在于維護競爭秩序,該法調整范疇除了傳統的商品流通市場外,亦包括新興市場如文化產業市場、技術產業市場等。文化產業市場作為存在競爭的商業化市場,其市場主體的行為符合市場經營的一般條件,應當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其競爭關系。雖然楊治創作《此間的少年》時僅發表于網絡供網友免費閱讀,但在吸引更多網友的關注后即出版發行以獲得版稅等收益,其行為已具有明顯的營利性質,故楊治在圖書出版、策劃發行領域包括圖書銷量、市場份額、衍生品開發等方面與查良鏞均存在競爭關系,雙方的行為應當受到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制。


首先,查良鏞對作品中的人物名稱、人物關系等元素創作付出了較多心血,這些元素貫穿于金庸作品中,從人物名稱的搜索結果數量可見其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在讀者群體中這些元素與作品之間已經建立了穩定的聯系,具備了特定的指代與識別功能。楊治利用這些元素創作新的作品《此間的少年》,借助金庸作品整體已經形成的市場號召力與吸引力提高新作的聲譽,可以輕而易舉地吸引到大量熟知金庸作品的讀者,并通過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的出版發行行為獲得經濟利益,客觀上增強了自己的競爭優勢,同時擠占了查良鏞使用其作品元素發展新作品的市場空間,奪取了本該由查良鏞所享有的商業利益。


其次,誠實信用原則是民法的基本原則,是民事活動最為基本的行為準則。在規范市場競爭秩序的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誠實信用原則更多的是以公認的商業道德的形式體現出來。認定是否符合文化產業領域公認的商業道德,應考慮使用人的身份、使用的目的、原作的性質、出版發行對原作市場或價值的潛在影響等因素,一方面應保障創作和評論的自由,促進文化傳播,另一方面也應充分尊重原作者的正當權益。但本案中,楊治作為讀者“出于好玩的心理”使用金庸大量作品元素創作《此間的少年》供網友免費閱讀,在利用讀者對金庸作品中武俠人物的喜愛提升自身作品的關注度后,以營利為目的多次出版且發行量巨大,其行為已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屬于以不正當的手段攫取查良鏞可以合理預期獲得的商業利益,在損害查良鏞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對此楊治用意并非善意。


綜上,楊治未經查良鏞許可在其作品《此間的少年》中使用金庸作品人物名稱、人物關系等作品元素并予以出版發行,其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依法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3、楊治、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的行為已構成不正當競爭,應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楊治、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須立即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停止出版發行小說《此間的少年》,庫存書籍亦應銷毀。同時,綜合考慮金庸作品元素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此間的少年》一書亦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楊治實施侵權行為主觀惡意明顯,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主觀過錯較大,涉案侵權行為已造成較大的社會影響,亦對查良鏞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故法院對查良鏞訴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予以支持,綜合考慮楊治等侵權行為性質、情節及其主觀過錯等因素,酌定楊治賠償經濟損失數額為168萬元,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作為《此間的少年》紀念版的策劃出版方,對其中30萬元承擔連帶責任。同時,法院酌情確定楊治、聯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維公司在《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中縫以外版面刊登聲明,同時在新浪新聞news.sina.com.cn首頁顯著位置連續七十二小時刊登聲明,向查良鏞公開賠禮道歉,并消除不正當競爭行為所造成的不良影響。


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


第二條?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


2、《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2017修訂)》


第二條?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遵守法律和商業道德。本法所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是指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違反本法規定,擾亂市場競爭秩序,損害其他經營者或者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的行為。


第十七條?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經營者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News / 推薦新聞 More
2018 - 11 - 09
今年的秋天并沒有比往年更冷一些,但是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無疑讓今年的秋風更蕭瑟。還好,他留下了一個武俠江湖,供我們向往,供我們容身,供我們相望。作為80后90后的一代,相比金庸小說,我們更是熟悉的是金庸小說改編而來的電視劇、電影等影視作品。然而,面對眾多我們所喜愛的改編自金庸小說的影視作品,金庸本人似乎并不買賬。他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把我的小說胡言亂改,我非常生氣……孩子不好,幫我教教可以,但不能生了孩子說是金庸的孩子。”由此可以看出,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金庸武俠江湖并非都如金庸所愿。其中有關原作品的改編權,怕是金庸最難以釋懷的。從文學作品到影視作品的改編權該如何行使?是否有一個平衡點,來尊重原作者的表達與創作者的奇思?今天內參叔想聊聊文學作品的影視改編權,以緬懷一代大俠。一、“人生若只如初見”:影視改編權出現的背景由文學作品改編成影視作品很常見,可以說,文學作品是影視創作的重要資源。以...
2018 - 11 - 06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產業促進法釋義》是由北京市影視娛樂法學會的研究團隊奉獻出的精品之作。該書為影視娛樂法系列叢書之一,由中國電影出版社出版,現已全面上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產業促進法》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作為一部醞釀13年、承載了幾代中國電影人夢想的法律,它吹響了中國從電影大國邁向電影強國的號角。這部法律的立法目的在于規范電影產業發展和市場秩序,通過簡政放權、加大扶持力度,提高電影整體發展的工業化和現代化的水平。因此從內容上來看,該法除了總則,還就電影創作攝制、電影發行放映、電影產業保障、法律責任等各方面,明確了資質審查程序及各級電影主管部門審查電影的權限,并對貼片廣告和票房核算等作出了詳細規定。然而,由于法律條款的規定相對簡明扼要,許多影視娛樂行業的從業人士在具體條文的理解上難免存在困惑。鑒于此,北京市影視娛樂法學會的研究團隊集結了來自中國電影家協會、中國政法大學、北京電影學院...
2018 - 11 - 02
近日,家喻戶曉的中醫藥保健品牌云南白藥可謂風波不斷。前有微博網友爆料云南白藥品牌牙膏含有西藥止血成分,直指其所謂的“中藥配方”是“掛羊頭賣狗肉”;后有演員楊洋向朝陽區法院起訴稱云南白藥公司擅自使用含有自己肖像的圖片、視頻進行產品宣傳,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權。據悉,楊洋訴云南白藥肖像權侵權案已于10月17日進行了庭審。兩方的糾紛究竟因何而起?楊洋方的訴求有多少合理性?這起演藝明星肖像權之爭又有何特殊之處?一、“桃花”開過落糾紛事情要從一部名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電影講起。這部改編自著名網絡小說,匯集了劉亦菲、楊洋等眾多大牌陣容的古裝仙俠奇幻電影,從開拍之初便吸引了眾多關注的目光,自然也有許多品牌想要借勢宣傳,其中便包括本案的被告——云南白藥公司。電影定于2017年8月3日上映,在映前宣傳階段,云南白藥借這一大IP的東風適時推出了“三生三世洗護套裝”、養元青三生三世洗發露等商品,大大地提升了品牌...
2018 - 11 - 01
本文是國內第一篇系統論述中國影視娛樂法理論體系與規則系統的文章,稱得上是“為娛樂業法治,為法律拓疆土”的扛鼎之作。作者:劉承韙,中國政法大學比較法學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美法學所所長、娛樂法中心主任,兼任北京市法學會影視娛樂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文章發表于《法學雜志》2016年第12期,劉承韙老師第一時間授權《娛樂法內參》全文轉載。受字數限制,本文略去腳注,在文末以參考文獻形式展現。讓我們一起回望、預見和洞察娛樂的法治圖景。內容摘要:娛樂法是適用于娛樂行業法律規則系統的總稱,它產生于美國,并經由美國法變成了一個獨立的學科門類和法律部門,有著詳盡的法律規則和發達的法律實踐。中國影視娛樂法以從業人員、行業資金和行業著作權為其三要素,以合同為其生命線,以管制與審查為其中國特色,緊緊圍繞影視娛樂產業發展之需求搭建起自己的理論體系與規則系統。影視娛樂法的誕生是對大陸法系式的傳統法律部門劃分的顛覆...
關注法學會:
分享一下:
地址: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南竹桿胡同2號銀河SOHO 大廈B座八層
郵編:100010
電話:010-6212 5106
Copyright ?2018-2019 北京市里仁律師事務所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排球比分记录表